查看: 124|回复: 0

一线|这位导演四度戛纳获奖但仍称自己是谦卑的学生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2018-12-15 14: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您未获得众大云采集的授权,部分功能受到影响!


尊敬的用户:

  您好!非常感谢您能安装和关注智伍应用旗下的产品,为了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和升级,众大云采集已经开始收费。

  向用户收费是为了给用户更可靠的保障和服务,所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产品的正常运作、研发和改进,希望各位能够理解和支持。

  另外,为了答谢新老客户,众大云采集3折优惠,原价980元,现在购买仅需390元,给您节省了590元。

  客服微信/QQ:2085244671

  购买正式版永久授权请打开下面的网址:

http://www.zhiwu55.com/authorization/csdn123_news.php?hzw_appid=CA71DFCBFDB3EF67607AD088B5C76777

  购买正式版授权之后所有的未授权提示将自动消失,图片也正常显示,正式版授权永久有效终身可用,后续的升级更新也是免费的,一次购买一辈子都能用,无后顾之忧!

提示:为了您网站的内容安全,请不要发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您目前使用的是免费试用版,可以手动删除上面的未购买授权的提示,发布这篇文章!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锡兰来了,这位至今共拍摄了八部长片,六度入围戛纳电影节,四度获奖的大师导演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大师嘉年华活动中分享了制作心得。作为当代最重要的土耳其电影人,锡兰的故事始终没有远离其家乡安纳托利亚苍茫的自然景观,以及永远关注人群内心的孤独,其诗意且极具宿命感的长镜头创造了独属个人的风格。
大师的风格是如何形成的,锡兰毫不讳言自己从影之初的不自信甚至畏惧,因此一直在拍摄个人或周遭人士的经历、将镜头对准熟知的领域,:“我不是很刻意的去追寻这种风格的,我只是想要去努力的描述我所看见的世界,我所感受到的世界。当然了,当你开始做电影的时候,我觉得你需要像这样,就是说你需要有一种感知,就是说你去感知这个世界,以某种独特的方式。对于电影我是这么看的,也是这么做的。”
有参与交流的国内青年导演提及了锡兰在近年风格上的变化,包括片长更长,加入了更多的运动镜头和对白,被问及是不是因为拍摄费用越来越多,锡兰称自己从未因为外界的影响而改变自己,在他看来,自己始终想要做的是探索更广阔的表达边界,他也声称如今他已经越来有自信了,有勇气走向更多不熟知的领域,但仍谦虚的表示:“尽管我现在身处大师嘉年华论坛上,但我没觉得我是一个大师,我觉得我还是一个谦卑的学生。”


会和妻子一起写剧本 妻子的发言权甚至更大
谈及自己拍摄电影的动力,锡兰称:“对你来说什么是重要的东西,可能在当前的电影里面没有看到你想要去描述的重要的东西,这就促使你自己去跨入这个行业,我觉得这就是你在做电影的道路上的一个动力源泉所在。”
具有宿命感的长镜头向来是锡兰电影中标志性的图腾,被问及电影中苹果掉落的特写镜头意义时,锡兰答道:“你说的苹果掉落的镜头,都是在安纳托利亚拍的,这是我电影经常用的取景地。在那里我们会期待苹果掉落,期待看到这样的画面,这对当地的人来说是有意义的。在拍摄的时间里,我有时候会四处走动,我看到那些苹果树的感觉就像电影一样,所以我决定把它加到电影里面去,我觉得这是对整个电影的比喻,甚至是对整个人生的比喻。对于我来说把这个镜头加进去是非常合理的,这种模糊性对我来说非常有道理、完全合理的。”
尽管贵为大师级导演,但锡兰作品的拍摄资金常常并不宽裕,即便他称自己的近两部作品的成本已经“很高”,但也仅有300万欧元。而在早期,锡兰的电影拍摄更像是作坊式的独立拍摄模式,对于少经费的拍摄模式,锡兰认为应该尽量减少剧组的人员配置:“我的前叁部电影中没有制片人,我自己就是制片人。第一部电影中我只用了两个人,我用了自己的摄像机,那个电影是没有声音的,所以也没有录音师,第二部电影中我希望有声音,所以我们当时的剧组人数增加到了五个人,第叁部电影中我们还是有五个人,如果你的剧组人数非常的少,你可以在片场花更多的时间,因为成本很低,你不用每天都在片场待很久。我第一部电影是在一年内完成的,但其实没有什么成本,我就跟在度假一样,但是剧组人员很少才有可能。但像我拍《安纳托利亚的往事》,有许多剧组人员跟着我,我就需要尽快的完成这部电影。”
锡兰还在对谈中谈及了自己的剧本创作方式,与多数导演不同的是,他的剧本创作会一直持续到后期剪辑,而在拍摄之前的创作大约会用9到10个月,他会和妻子共同纂写剧本,并认为这是个非常好的体验,因为他喜欢头脑风暴的感觉,而如果自己的意见和其他人并不统一,其他人通常会妥协,但妻子会坚持自己的意见,锡兰笑称,妻子的发言权往往更大:“我们经常会争吵,她经常坚持要做到什么,我能怎么办呢,她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人选。”


电影没有任何硬性的定义 有很多潜力等着我们发掘
每一年,锡兰都会见到有一些新的导演出现并制造出惊喜,这让他认为电影无法被定义:他们创作的电影可能是你之前无法想象的,但是你会非常喜欢那些新的电影。所以我觉得电影是没有任何固定的硬性的定义的。它是一种新的媒介,有很多没有发现的潜力和领域等着我们去发掘,还有很多新的事情我们是可以去做到的,尤其是那些新的导演,他们的视角可能更宽泛,他们可能想做的事情有更广的领域去探索。所以我不喜欢给出一个固定的清晰的定义。因为这个其实很难,我觉得我自己也是一个学生,我还要学习去更深入的理解电影。确实,现在我是在这个大师嘉年华论坛上,但是我没觉得我是一个大师,我觉得我还是一个谦卑的学生。”
自1995年指导首部剧情片《茧》以来,锡兰共拍摄了8部长片,尽管已经获得成功,但他认为自己依然在探索更新的电影语言,锡兰称,自己热爱文学甚至超过了电影,但迄今为止,他仅有《冬眠》是改编自契科夫的小说作品,而自己最近的几部电影也越来越多的加入了对白,锡兰将自己风格上的变化归结为“个人自信的变化”。
“其实我很喜欢对白,但也很喜欢没有对白。在我最近的一些电影中,这些对白有的时候不是很适合于电影,因为这些对白都比较有文学性、哲学性,这些对于电影来说都是比较有危险的,把这样的对白放进去,有的时候看起来会比较愚蠢,但是在文学里面我很喜欢这种对白。现在我觉得我有更高的自信,就想能不能以一种我自己喜欢的方式,让我喜欢的那种对白在我的电影里面运用的更多。我现在想去做这种尝试,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我的电影之后都会有更多的对白,可能有一天我也想要重回我旧时候的方式。现在我想去做自我测试,这样才能去让我找到做新电影的动力吧。”
锡兰认为,电影制作对于他而言是一种探索,这种探索的终极意义是了解人类:“在我刚开始的电影里面,我是在描述我的童年、经历、我个人的真实生活还有我很熟知的人们,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不再需要这么做了,我现在的电影拍摄工作变成了一种探寻,一种探索,把它放到更大的背景下去了解我和了解人类。我觉得电影就是为了一去探索人类的本性吧。”
人是脆弱的生物,会受到很多东西的影响
锡兰透露,其最近的两部电影的预算是300万欧元,但其前叁部电影的成本都非常低,”其实我很怀念那段时光。我的第一部电影只花了五千美元,第二部电影只花了九万美元,第叁部电影大概也是九万美元。因为我们剧组人员非常少,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有更大的自由。如果我更年轻一段,我还是想回到之前的时光,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灵魂更加自由,剧组人员少也给了我更大的自由。当然,如果预算高的话,在其他方面其实你也有更高的自由,这一点我当然也要承认。但是不好说,两者都有自己的各自的优势,不管是低成本还是高成本,低预算还是高预算。”
他还透露,自己在完成剧本之后就会想要立刻开始拍摄,他不喜欢做太多准备,甚至选角工作也会在15天内完成,“我也不喜欢做太多的排练,比如说演员坐在桌子旁边一起过台词,我不喜欢这样,我觉得一次过就很好。如果我跟这个演员过台词,我感觉不到台词的灵魂。”
锡兰的电影总是在讲述人的孤独,对谈中,他也谈到了自己的孤独:“我一直都感觉痛苦,这本来就是个痛苦的过程。但是对我来说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剧本的写作和拍摄,我不喜欢这两部分。在拍摄的时候,我每天都会去看剧本,看拍摄还剩多少天,每天都在早起。有人说拍摄电影需要协作,但是我其实觉得在片场非常的孤单,没有人懂我试图要表达的是什么、试图要探索的是什么。所以你觉得在人群中也感到孤单的话,这种孤单比你一个人的时候感到的孤单要更加强烈。在片场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的手表,希望尽快的结束拍摄,尽快收工,只有导演才真正的在乎这个电影会拍成什么样,会成为什么样的成品,我想大家都深刻的理解这一点,应该也是深有体会。”
锡兰自认受到了许多文学家及导演的影响,他认为创作者不需要害怕受到其他创作者的影响:“我们都是人,都是脆弱的生物,所以我们会受到很多东西的影响,如果你不受其他事物影响的话、不为之所动的话,那你就是干枯的,就不能成为一个导演了,我觉得受到影响是一件好事。我也喜欢去看短片,有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些非常有创造力的元素或者风格在短片中,我自己喜欢去看不同风格的电影,不同的尝试我都喜欢,我觉得这也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我,所以我会找一个方式把我受到影响的这些元素投射到我自己的电影创作当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